光明网-理论频道 | 张剑光:坚持科学思维,做好疫情防控

发布者:新闻中心发布时间:2020-08-05浏览次数:10

作者:上海师范大学人文学院教授 张剑光

  新冠肺炎疫情的流行,是对人类的一场考验,是对各级政府执政能力和公共卫生应急体系的考验,同时这也是对政府领导作风、精神面貌、管理机制等各方面的综合考验。几个月来,在党中央集中统一领导下,各级政府和专业人员沉着应对、共同努力,广大人民群众积极配合,举国上下的疫情防控工作不断取得新的进展。当前全国疫情防控决定性成果不断巩固发展,常态化防控机制进一步完善,生产生活秩序加快恢复,社会大局整体稳定。但同时也要认识到,防控任务仍然艰巨繁重,各地各部门要时刻时刻绷紧疫情防控这根弦,坚持依法防控、科学防控,有效遏制疫情蔓延。

  管理措施越科学,精准防控越到位,阻断疫情就越有力有效。回顾抗击疫情的各个阶段,我们不难发现,党中央反复强调各项工作必须要坚持科学防治,为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提供了坚实支撑。1月,习近平总书记就主持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会议,明确提出“坚定信心、同舟共济、科学防治、精准施策”总要求,这为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提供了纲领性的引导。6月2日,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专家学者座谈会指出,科学技术是人类同疾病斗争的锐利武器,人类战胜大灾大疫离不开科学发展和技术创新。要加大卫生健康领域科技投入,集中力量开展核心技术攻关,发挥新型举国体制的优势。要深化科研人才发展体制机制改革,完善战略科学家和创新型科技人才发现、培养、激励机制,吸引更多优秀人才进入科研队伍,为他们脱颖而出创造条件。科学防治、科学防控,依靠科学战胜疫情,这为我国的抗疫工作指明了思路和方向,是抗疫工作不断取得成效的重要动力。

  历史上,人类每一次战胜大灾大疫,都离不开科学的发展和技术的进步。科学思维,始终是应对疫情的有力武器。这里的科学,就是指在理性、客观的前提下,发现事物规律,实事求是,得出结论。有效遏制住疫病流行,需要讲究方法,提倡科学和实证的精神。疫病产生的病因是什么,应该采取什么治疗方法?数千年来,人们都是用当时最科学的方法来探讨解释,从不墨守成规。

  汉代时,不同于当时不少医生应对出现的新疫病“不念思求经旨”“各承家技,始终顺旧”的情况,同时期的医圣张仲景,开始提出要辨证施治,按症候分为六大类型,以八纲来辨别疾病的属性、病位。这为诊疗疫病提出了纲领性的原则,也找出了规律。此后,西晋葛洪认为疫病的传染病因是“毒疠之气”,隋朝巢元方认为是“乖疠之气”。金朝刘完素认为“火热致病”,将温热从伤寒中剥离了出来,而张元素不同意他的做法,认为治疫全用寒冷药物有时会造成病人体内无阳盛阴,要根据脏腑寒热虚实来辩证施治。同时期的李杲,认为疫病是“内伤脾胃”。元朝的朱震亨推崇刘完素,但提出可以通过“滋阴降火”来治疗。明末的吴有性,认为传染病的病因是“戾气”,传染的途径一是空气传染,二是接触传染;叶天士认为温病是感受了温邪,先犯肺,再“逆传心包”,认为温病传染有四个阶段,要辩证论治。清初的刘奎,提出病有温疫、寒疫和杂疫三种,治疗时要严加区分;吴瑭指出疫病有水火之分,要用三焦辨证来施治;王士雄认为温病有新感和伏气之分,主张以凉润、清解为主要治疗方法。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治疗疫病的理论和方法越来越科学,认识不断深化,新的科学知识不断为人们接受。

  疫病产生后,及时隔离、环境消毒和切断传染源等科学手段,是战胜疫病的有效途径。这方面,一代代中国人在不断摸索中加深认识。《国语·楚语》谈到,疫病面前要及早隔离:“国之疾眚也,为之关籥藩篱而远备闲之,犹恐其至也,是之为日惕。若召而近之,死无日矣。”关于病人居住的场所,《仪礼》说要“内外皆扫,彻亵衣”,环境要进行消毒。疫病传染的初期,这些简单而又直观的做法,对防止扩散有着重要作用。秦汉时期,就已经对感染疫病的病人有了一套检查和隔离措施。云梦秦简《封诊式》中,就谈到对麻风病的诊断有报告、鉴定、隔离的完整制度,并建立起了传染病的隔离场所。病人的家属也要隔离,因为他们很有可能也感染上了疫病,并传染给其他人。《晋书》谈到,“旧制,朝臣家有时疫染易三人以上者,身虽无病,百日不得入宫。”北宋初年,在各路都设病囚院。神宗熙宁八年春天,吴地大疫,死人无数,苏轼在杭州建立了很多病坊,“以处疾病之人”,实际是临时隔离处。每天,都派招募来的僧人进行具体管理,僧人按时准备病人的药物和饮食,“无令失时”。病坊的作用,就是切断疫病的传染路径,既治疗了病人,也保护了未得病的人们。这样的隔离措施,是古代遵循疾病流行规律的经验总结,在当时来说是最为科学的,是在实践中不断认识的结果。

  新冠肺炎疫情刚出现时,对新冠病毒缺少深入认识,疫情防控手段没能发挥出全面的效果。但随着科学认识的进步,专业人士逐渐掌握了病毒的习性。从成功研发检测试剂盒、快速分离出病毒毒株,到不断优化临床救治方案,一系列科学方法的实施,离不开我国广大科研工作者的科研攻关。科研人员在把握病毒的传播机理和规律上,不断作出努力,以遏制疫情蔓延势头。他们科学论证了病毒来源,查明了传染源和传播途径,同时密切跟踪病毒变异情况,以便政府及时研究和调整防控策略和措施。这种尊重科学的精神实质,与中国传统文化中对科学的重视是一脉相承的,是中国科学家重实证品格的体现。

  抗击新冠病毒的过程中,全国各地积极运用科学的力量和手段,较好地遵守了“科学防控”这个大原则。面对严峻复杂的疫情形势,发扬科学、理性精神,采取科学有效的方法,提高防控工作的科学化水平,这是最为关键的。抗击疫情期间,各地各部门之所以用最小的代价,遏制住了病毒的传播,就是因为坚持了分类施策、因地制宜,根据不同情况,采取不同方法,及时分析,迅速行动,对症下药,精准防控。常态化疫情防控阶段,北京、新疆等地区的复发疫情短时间内得到有效控制,社会秩序得以健康有序,复工复产总体进程未受影响,更离不开全面、迅速、精确的科学防控举措,科学防治贯穿着疫情防控的每个阶段。

  回顾几千年来的抗疫历史,中国人民有着用科学思维认识疫病的传统,坚持用科学的方法预防和治疗疾病的优良特质。这一特质,一直沿袭下来,在今天再次被发扬光大。伟大的中国人民,在不断书写新历史的过程中,在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下,用科学辩证的精神,在砥砺前行中不断创造新的奇迹!


链接地址:http://share.gmw.cn/theory/2020-08/05/content_34061653.htm?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