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民周刊:中国开放发展需要新引擎

发布者:新闻中心发布时间:2020-11-26浏览次数:40

来源:新民周刊 2020年11月26日

标题:中国开放发展需要新引擎

记者:姜浩峰


阅读提示:40余年的改革开放,使得中国成为了“世界工厂”。如今,中国,也是“世界市场”。同时,中国还需要开拓世界市场。在这样一个背景下,加入各种自贸协定,相当于为中国进一步开放寻找引擎。


“中方欢迎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完成签署,也将积极考虑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11月20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亚太经合组织(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上作题为《携手构建亚太命运共同体》的发言,提到此处,世界为之震动!

11月21日,在第15届二十国集团(G20)峰会上,习近平提出了全球治理的中国主张。习近平强调,要坚定维护以规则为基础、透明、非歧视、开放、包容的多边贸易体制,要反对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要直面经济全球化遇到的挑战,使经济全球化朝着更加开放、包容、普惠、平衡、共赢的方向发展。

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前身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TPP被认为是奥巴马任美国总统时期为遏制中国而设的一个贸易协定。2017年1月20日,特朗普就任第45任美国总统的当天,就宣布美国退出TPP。当然,特朗普的这一举动并非为了展示对华友好,而是在他看来,TPP还不能在小伙伴中也达到任何事都美国优先。在美国退出TPP后,日本接替美国,与十余国谈判数月,于2018年1月宣布达成CPTPP,并在现行CPTPP协议中冻结了美国原来主张的20条条款,同时预留美国回归的空间。

就在中国表态考虑加入CPTPP的五天以前,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签署。中国同东盟十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达成的这一全球最大自贸协定,堪称东亚经济一体化建设20年来取得的最重要成果。

在接受《新民周刊》采访时,经济学家、华东理工大学副校长吴柏钧教授表示:“中国早已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在改革开放再出发的重要时点,如何扩大开放?中国经济发展,未来的落脚点在哪里?我觉得是市场。40余年的改革开放,使得中国成为了‘世界工厂’。如今,我们开进博会也好,参加各种贸易协定的谈判也好,实际上是更加明确地显示出——中国,也是‘世界市场’。同时,中国还需要开拓世界市场。”在这样一个背景下,加入各种自贸协定,相当于为中国进一步开放寻找引擎。


开放的新高度


“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充分发挥我国超大规模市场优势和内需潜力,构建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今年5月1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上首次提出“双循环”,在吴柏钧看来,并非仅是应对新冠肺炎全球大流行的一时之举,而是在改革开放进程中必然会走到的一步。

改革开放之初,中国吸引外资,各种生产能力被激发出来,调动起来。外资到中国建工厂,生产出来的东西可以投放到中国市场,也可以投放到世界市场。无论投放到哪个市场,外资企业的生产本身,确实可以在一个“封闭”的环境进行。因外资进入中国,使得中国的各种商品极大丰富,也创造了国内市场。与此同时,在中国生产的商品也开始在国际市场寻找出路。

在相对封闭的环境中生产商品,先满足国内市场,再推向国际市场,由此带动国家开放,这样的路径,并非中国独有。吴柏钧称,在工业革命之后的英国,也曾遇到过这样的情况。当年的英国,在本国市场饱和以后,依靠炮舰开路,来开拓海外市场。如今的中国,捍卫和平,矢志复兴,自然不可能搞当年英国以及一些西方列强搞过的那一套。如何让中国的产能有益于世界?“一带一路”倡议实际上已经将中国的基础设施建设等能力贡献出来。与此同时,中日之间的第三方市场合作,互相取长补短,在亚洲及其他地区落地生根、开花结果,为两国经贸务实合作添砖加瓦,也为东道国经济发展做出了贡献。

近日,在上海师大举行的全球化新变局下的“一带一路”与区域高质量发展学术研讨会上,上海市世界经济学会会长张幼文教授专门提到,“一带一路”以项目为平台,谋求参与的国家共同发展,以引导经济全球化朝着更加平衡、共赢的方向发展。张幼文向记者表示,“一带一路”建设持续稳健推进的关键是要共建,包括与东道国的共建,应以提升发展中国家的发展能力为要;也包括与发达国家的共建,要缓和与发达国家之间的关系;还包括与国际组织的共建,要让世界认识到“一带一路”不是中国一家的独唱而是世界大合唱;还包括与国际金融组织的合作,要解决在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的过程中的资金短缺问题。

如何共建?参与多边贸易协定!以RCEP而论,谈判由东盟发起,于2012年11月正式启动,涉及中小企业、投资、经济技术合作、货物和服务贸易等10多个领域。在该项谈判启动近一年以后,2013年,中国提出了“一带一路”倡议。2017年,时任商务部西亚及非洲研究所所长张建平曾分析称,我国和“一带一路”国家签署的双边自贸协定中,有些属于较早签订,譬如2005年签订的中国—新加坡自贸协定,就需要进行升级和第二阶段谈判。同时,中国需要加紧参与多边自贸谈判,譬如RCEP谈判,目标是把RCEP建成“一带一路”上最大的机制化、一体化合作平台。

当时,张建平展望RCEP谈判,认为会比中国与一些较小经济体签署的自贸协定更复杂,谈判时间更久。“小经济体受益较高,与中方互补性又强,通常会用比较短的时间,比如一到两年就能迅速解决问题,进入商签实施阶段,比如中国与智利、巴基斯坦、秘鲁等国的双边贸易协定,就显示出这样的特点。”张建平说,“GCC国家产业结构比较单一,主要是资源、能源。中国需要与他们寻求新的契合点和共识,这就需要时间去谈判。而RCEP的谈判时间可能更久。”

在当时的张建平看来,中国与海湾阿拉伯国家合作委员会(GCC)的自贸协定有望比RCEP更早达成。然而,通过不懈努力,RCEP协定竟然先达成了。如今,转任商务部研究院区域经济合作研究中心主任的张建平称:“有了RCEP,中国构建双循环的新发展格局就有了更好平台和更大空间,可以更高效率配置资源,有效支撑经济增长。”


扩大“朋友圈”


今年3月19日举行的商务部网络新闻发布会上,发言人高峰表示,中方将与RCEP各方一道,努力推动协定在年底如期签署,此外,商务部还将加快推进中日韩自贸区谈判,加大中国—海合会(GCC)自贸协定谈判力度,并推进与以色列、挪威、斯里兰卡等的自贸协定谈判以及与韩国、秘鲁等的升级谈判。

时间渐至年底,RCEP协定已经于11月15日达成。可以说是如期甚至提前签署了。为何RCEP能稍微按下快进键呢?要知道,新冠疫情之下,人员流动受阻,给今年需要完成的市场准入谈判带来了困难。然而,也正因为疫情,使得亚太地区各国更渴望经济复苏。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高凌云也表示,RCEP将使亚太地区尽快走出疫情冲击波,加快其经济复苏进程。此外,近年来全球经济重心已从大西洋转移到太平洋,RCEP签署、实施将使生产要素和资源进一步流向太平洋区域,更好带动世界经济振兴。

“RCEP签署后,中国与东盟将加快形成扩大版的‘世界工厂’,也就是‘中国+东盟’世界工厂,产业链供应链集聚效应将进一步放大。在此情况下,试图将产业链供应链与中国‘脱钩’的想法将越来越失去价值和可操作性。”高凌云如此表示。

去年第二届进博会上,习近平曾在主旨演讲中说道,“中国愿同更多国家商签高标准自由贸易协定。”中国商务部去年底曾有过表态,“只要符合世贸组织原则,开放、包容、透明,有利于推动经济全球化和区域经济一体化,我们都持积极态度。” 5月28日,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闭幕后的记者会上,李克强总理在回答日本记者提问时回应,中国对加入CPTPP持积极开放的态度。

今年的APEC峰会上,中方适时提出积极考虑加入CPTPP。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部副主任白明认为,加入一个区域自由贸易协定是一个复杂而漫长的过程,但中方的表态首先表明了中国对全球多边主义和全球贸易投资自由化的支持。“对加入CPTPP持积极开放态度,包含着中方考虑加入CPTPP,也包含中方与CPTPP开展合作等不同内容。”白明说,“只要这种区域性的经济合作有利于促进经济全球化,有利于稳定全球经济秩序,中方对此都是开放和支持的。”

无论加入RCEP,还是考虑加入CPTPP,中国正在积极扩大朋友圈。国务院参事、全球化智库(CCG)主任王辉耀认为:RCEP侧重传统货物贸易;而CPTPP则是更高水平的贸易协定包括了服务贸易、高科技、知识产权、数据流动等新业态领域。“很多在WTO里解决不了的问题,如数字经济、知识产权保护、环境标准、劳工标准、国企改革、数据流动管理等,在CPTPP里都有非常全面、详细的规定,但在RCEP里对这些问题则没有什么介入。”王耀辉说。

当然,并非中国说要加入CPTPP,就能马上加入CPTPP。“RCEP协议的达成谈了8年,TPP 在签署协议前也谈了10年。”王耀辉说,“中国想要加入CPTPP,可能还得经过几年的谈判,但这个过程可以开始进行了。为了达标,我们就要进一步扩大开放、促进改革,这反过来也给了我们国家以进一步开放的动力。”

对于有人担心中国一旦加入CPTPP,会对国内产业造成冲击的问题,王耀辉认为,“当年中国加入WTO的时候,国内就有声音担心‘狼来了’,认为中国的经济要被摧毁了,尤其是担忧中国的汽车市场就要全军覆没了,结果证实,全然不是这么回事。”

在RCEP签署以后,《日本经济新闻》报道称,中日关税将在目前8%的基础上有大幅变化,从日本出口到中国的86%的工业品可能会取消关税,未来日本出口到中国的汽车零部件——包括传统燃油汽车关键零部件和钢铁制品等,近90%将实现零关税。

张建平认为,在加入WTO以后,通过多年努力,中国的汽车零部件目前已具很强竞争力,现在日韩企业也在中国采购大量的零部件,形成既竞争又互补的关系。不过,张建平也认为,目前中国在汽车的整车、关键零部件方面,如发动机和变速箱,面对日、韩,仍承担着竞争压力。

无论如何,中国与日本通过RCEP协定建立了自贸关系。这是中国首次与世界前十的经济体签署自贸协定,也是中国和日本首次达成了双边关税减让安排,实现了历史性突破。全国日本经济学会副会长、上海对外经贸大学日本经济中心主任陈子雷向记者表示,RCEP的签订,有利于扩大中日双方的出口。“未来,中日双方购买对方的产品都会更便宜,这是大趋势。”陈子雷说。有日媒分析,协议对日本扩大对中国、韩国等的农水产品、酒类、工业制品及零部件等出口非常有利。而中国出口至日本的冷冻蔬菜加工制品、绍兴黄酒等也将享受零关税待遇。反倒是日本方面,对大米、小麦、牛肉、猪肉、乳制品等“五类重要产品”出口,未纳入关税减让的名单,也就是说日本大米、和牛、乳制品要以更低廉的价格进入中国市场,暂时无望。陈子雷称,日本坚持部分农产品关税壁垒的背后,还是出于保护日本国内上述领域农产品生产商的利益。在CPTPP中,日本政府也坚持了在上述农产品领域的贸易保护措施。

在中国致力于通过各种方式扩大、增加朋友圈之际,吴柏钧向记者表示:“未来,中国要更积极地参与国际规则的制定。针对国际上一些民粹主义政客致力于退群、拆群,中国是在与朋友们共同建群、维护群。并且,中国是在按照现有规则建群,并以此来探索未来国际经济合作的新机制,寻找新的经济增长点。”吴柏钧还向记者特别提到,在当前国际贸易体系中,中国的经销商还是非常弱。全球各地能见中国商品,然而很少见到中国经销商。原因在于中国尚未建立自己的国际金融体系,经销商缺乏国内金融市场和国际金融机构的支持。未来,这些方面,都需要在“朋友圈”的带动下有所突破。


链接地址:https://m.xinminweekly.com.cn/content/151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