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离,是一种责任 (解放日报)

发布者:系统管理员发布时间:2003-04-28浏览次数:1764



———上师大2001级女生徐晓玲给母亲的一封电子邮件

    编者按:
    4月 24日早晨 6点,到 4月 25日下午 3点 30分,上师大 2001 级小学教育系女生、家住宝山区的徐晓玲和 200 多位同学一起,经历了从未有过的“隔离”,直到同宿舍楼的“非典”疑似病例被排除。“警报”解除的当晚,她给母亲发去了一封电子邮件。
    隔离政策是一种紧急时期的强制性行政行为,它要求为了公共安全和利益,被隔离的每一个公民都必须放弃其部分人身自由和权利。也正因为如此,隔离政策的实施效果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公民的理解和信任。这些措施从法律角度看,虽然限制了一些人身自由,却保护了更多人的生命健康权,保护了整个社会的安全。
    从这封邮件中,我们可以看出一位普通市民在面对隔离时所表现出的社会责任感来。
  
    亲爱的妈妈:
    请先原谅我撒了谎。昨天你问宿舍楼是不是被隔离了,我咬死说是谣传,其实那个“非典”疑似同学就住我斜对门,能不隔离我嘛。隔离,是为了我的安全,也是为了所有人的安全。撒谎,是怕你和爸爸担心。幸好,一切都过去了,那个同学半小时前被排除“非典”可能。我们“解禁”了!我,平安无事!
    妈,如果你在这里,你也会和女儿一样,看到最负责的医生,最细心的老师,以及他们筑起的“最坚固防线”。让我把这一切都告诉你吧,你就不会再担心了。
    那位同学是 23日半夜被确定为“非典”疑似病例的,第二天早晨不到 6点,辅导员就通知我们要“隔离”。睡眼朦胧里,学校已经送来了口罩、体温计,还有维生素 C片。医生反复叮咛,早晚测量腋温,一旦超过正常体温,立即报告。不准互相串门,寝室 24小时开窗通风,上盥洗室要戴口罩,回屋前务必洗手。医生几乎两三个小时就会来一次,问长问短。已经被消毒过三遍的宿舍楼,又被从头到脚消毒了一遍。虽然整幢楼里的气氛、气味都怪怪的,可那种感觉就叫“安全”。
    妈,记得我的辅导员吗?小潘老师戴起了口罩、帽子、手套,穿上了白大褂,大家都忍不住想笑。他本不在隔离之列,可为给我们打气、安心,他一次次冒着风险进楼,来我们寝室就十多次。危难时刻,老师和我们在一起,心里有底多了。
    学校给我们准备了不错的伙食,送饭上门,早饭是包子、烧卖,还有牛奶;中饭是番茄炒蛋、鸡腿、青菜,外加香蕉;晚饭有牛肉、芹菜肉丝、炒素,还有柚子。开始时,大伙开玩笑说:“现在感觉真好啊,神仙也不过如此!”可时间久了,大家都喊无聊。真的好想出去,可我不能,这不光是纪律问题,更是道德和良心,我要对自己负责,更要对所有人负责。
    隔离,对我来说,是一种责任,却也是一笔财富。经历“非典”,让我看到更多,更加成熟,“不经历风雨,怎能见彩虹”。今天,我们的隔离解除了,相信全世界的“非典”警报,也会很快解除。
    怕你骂我“瞒报军情”,故此写信,不打电话。不过我想看完信,你现在应该不怪我了吧。这周末我要留在学校,帮忙消毒清洁,就不回家了。学校里很安全,勿念。
    妈妈,你也要注意身体,预防“非典”啊。希望你、爸爸,以及家里所有的人都身体健康!
    女儿晓玲 2003.4.25


来源:2003年4月28日《解放日报》第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