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民周刊 : 陆建非:雕塑家瞿广慈去了,不想惊动喜欢他的人……

发布者:新闻中心发布时间:2021-08-22浏览次数:10

我得知瞿广慈离世是在朋友的微信群里,震惊不已,这怎么可能?他刚过知天命之年啊!天命是古人一种大雅的叙述方式,“知天命”不是听天由命、无所作为,而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努力作为但不企求结果。五十岁之后,知道了理想实现之艰难,故不再处处追求结果。当然,还是可以“发愤忘食”、“乐以忘忧”,但对个人荣辱已经淡然。这似乎不像瞿广慈的做派,他一直在奋力奔跑!

瞿广慈,1969年出生于上海。是中国著名雕塑艺术家,曾在上海师大从教八年,后辞职专攻艺术,与妻子向京创立稀奇艺术。2021年7月31日因病逝世。



2021

07.31



上网一看,许多媒体在报道这一消息时,不约而同刊发一张照片,瞿广慈双手托着腮帮,依偎着同样姿态的“小胖人天使”——他的代表力作,后成为中国当代艺术视觉中极具社会影响力的经典符号。他忧郁伤感的神色,头发和胡须上斑斑驳驳的白色,使我对他有些陌生了,好像不是在上海师范大学当老师的那个瞿广慈了。他太累了!当年的小瞿老师白皙帅气,爽朗敏捷,话语清脆睿智,点子特别多,三句不离本行——雕塑。他特别喜欢用哲理和逻辑来表达自己的想法。最让我叹服的是他内心的坦诚与真挚,从不拐弯抹角,直抵事物的存在本质,并对这样的存在保持包容与开放。这大概也是作为艺术家的他最可爱的地方。

瞿广慈和向京

给我印象特别深刻的是1999年夏天,瞿广慈和妻子向京开着一辆破旧的吉普车,带着“黑皮”和“花花”两只小狗,从北京颠簸来到上海。后受聘于我校美术学院,之后就一直为创建和发展雕塑专业而不懈努力,可谓“焚膏继晷,殚精竭虑”。

看得出,他找校领导要资源、要师资时都是备足课的,条理清晰,理由充足,而且经常与兄弟院校相比,使领导为“差距”和“短板”而着急,当时学校试图全力打造门类齐全的美术学院,这种激将法很有效果。雕塑创作和教学需配置很大的空间,要有工厂车间那种摊得开的排场,师大东部校区虽然精致,但不够开阔。经过他一番持续的游说和折腾,学校在小树林旁辟出了一大块空地,就任由那一拨雕塑人去捣鼓,后来变出了一个简易实用的大工棚,师生们大大小小的作品不断呈现,车间里渐渐放不下了,就散落在小树林里。说实话,漆黑的夜晚路过那片树丛,看着那些夸张或荒诞的人体雕塑,浑身顿时会起鸡皮疙瘩,而且大块的墙面都是手绘的“涂鸦”。

小瞿先后担任教研室主任和美术学院院长助理,主持上海师大的“无形画廊”,获得优秀青年教师称号,还评上了副教授,在学校青年教师中相当出彩。用向京的话来说:“学校给了我们一间小工作室,立刻可以开始做东西了。教学生,也是讲跟专业有关系的事情。生活一下子变得特别简单,这很适合我俩的脾气,一下就投入进去了。我们的第一个个展是在学校做的,正值上海双年展,来看的人特别多。后来一路都很顺,我所有的大作品都是从上海开始的。”瞿广慈也说:“离开北京时,我觉得对于个人创作来说,已经完全释放了。”在上师大的8年,作为艺术家的这对小夫妻逐渐成熟。尤其是向京,在此期间创作出绝大部分代表作。

掩映在上海师大校园绿树丛中的瞿广慈作品《田家炳先生像》  陆建非摄于8月21日午后

瞿广慈的艺术天分在建造教苑楼时充分展露,这幢楼的部分资金是香港实业家、慈善家田家炳捐赠的,为了纪念和回报田老先生的善举,学校决定在新楼旁边竖立一尊田家炳雕像,这个任务交给了小瞿。他二话没说就投入了紧张的创作。

2001年10月12日瞿广慈随校领导赴安徽师大会晤田家炳,老先生正好在那所大学考察。近距离体察和感悟创作对象的真实容貌和举止,对雕塑家来讲,必要且重要。回校后没多久,小瞿拿出了样稿,通过审核之后,马不停蹄,进入工艺制作流程。没几天铜像浇铸成功。2001年11月20日,田家炳一行光临上师大,参加铜像落成仪式,受到了500多名学生的夹道欢迎。对着铜像,田老先生连连说不可以塑像的,受之不起,受之不起……。田家炳和家属对铜像的艺术风格尤为满意,貌合神更似,特别是田老那个笑的模样,质朴,谦逊,极具韵味,过目不忘。

2007年年初小瞿和向京向学校提交了辞职报告。说实话,学校领导非常舍不得,但又无能为力。心知肚明,这对为艺术而生的雕塑奇才想飞得更高更快。挽留之类的客套话也是多余的,只能默默祝福他们。离开学校后的那几年,我们联系少许多,但一直关注着他们的发展状况。特别是“稀奇艺术”面世,震撼艺术界。X+Q Art是瞿广慈与向京各取姓氏首字母组成的艺术品牌,二人被公认为当代中国艺术市场最成功的雕塑家,有一年他俩在国内的拍卖总成交额比其他雕塑家的总和还要多。

瞿广慈送给作者的作品《少女》

2011年瞿广慈邀我参加稀奇系列作品在上海的专卖店开张仪式,门店设在南京西路人民公园旁边,我送去了花篮。小瞿特意赠我他签名的小胖人天使。拿到这玩意,一开始不怎么喜欢,觉得小胖子的样子有点别捏,怪怪的,颠覆了我们这一辈人的审美惯性。后来他跟我解释了老半天,慢慢地,我读懂了憨厚、呆萌、煞有介事的戏剧化脸谱,谓之“中式幽默”,并走近了小瞿,即小胖子老爸那一片“不安分”的内心世界……小胖子的天使神话在延伸,以此为起点,降生出许许多多的头部品牌以及衍生产品,两位雕塑艺术家把稀奇艺术定义为“艺术的礼物”。

2017年11月,瞿广慈在直播介绍“稀奇艺术”产品

他们的雕塑作品如同文字般具有很强的叙事性,同时巧妙地融入晦涩的隐喻,使得语焉不详的态度在雕塑作品的本体与空间的相持状态中表现得更为直接、具体。除了艺术家,作为商人的瞿广慈也是成功的。从伦敦设计周到巴黎家居时尚博览会,从BBC最佳“艺术风格礼物”到古根海姆博物馆的艺术商店,他带着稀奇艺术走向大众,让商业充盈着艺术的养分,耐人寻味。

向京送给作者的作品《白马》

被媒体称为稀奇的神雕侠侣瞿广慈和向京确实挣了不少钱,但他俩也做了许多公益项目,如瞿广慈个展“终北国”就捐赠了九件“稀奇”系列的新作,参加艺典中国网拍,助力保利芭莎慈善项目,捐拍所得投入“思源救护·贫困县/乡卫生院救护车项目”,通过捐助救护车,为贫困地区群众争取黄金救治时间。

向京在创作

疫情暴发之后,瞿广慈说:“一切都发生了变化,作为中国艺术的一个头部品牌,我希望能够做得更多一些。10年来,稀奇已经成为我与世界对话的一种方式,它让我把对这个国家、这个时代的想法塑造出来走进更多人的生活里,这个信息多元的国家和时代让我充满了无限的好奇与兴趣,未来的中国,一定是多种语言与意象融合在一起却完全不违和的独特景象……稀奇艺术也会继续用作品给每一位中国人送去祝福与欢笑,陪伴在每一个四季冷暖的日子。”

2021年4月,北京,稀奇艺术全新概念店成西单热门打卡地。

2021年5月14日,稀奇艺术在厦门艾美酒店举行“国际护士节,感谢援鄂医疗队暨护士节捐赠仪式”,将305个《2020史诗纪念版·你的芳华512特供款》艺术雕塑捐赠给16位援鄂医疗队代表。致敬疫情期间每一位最美逆行者,用艺术的方式铭记白衣天使们的坚持,感谢抗疫医护人员的付出和勇敢。现在想想,当时他实际上已经病得不轻了!


“稀奇艺术”发布的瞿广慈逝世信息

本周四上午我打电话与瞿广慈的姐姐联系了一下,她也是我校职工,刚退休。她的语气出乎意料的平静。她说:“7月31日清晨在日本,小瞿是非常安详地离开了。他过世的消息,公司和家属刻意晚了一些时间才对外宣布,为的是不想惊动关注他、喜欢他的人。这也是瞿广慈的遗愿‘不希望大家过分讨论这件事,就像一张饭桌上刚有人分享喜悦,但又有人提起悲伤。’”他姐姐又说:“小瞿更希望轰轰烈烈地来,直接从每一个人心里静悄悄地走。这是他想要的方式。我们全家已经走出了悲痛的状态。上帝就是这么安排的!”

我突然想起在一个访谈节目中,小瞿说过一句惊人之语——“雕塑家与上帝比较接近”。

愿广慈在天堂过好每一天……


(作者系上海师范大学原党委书记、外国语学院教授,中国跨文化交际研究会上海分会会长)


链接地址:雕塑家瞿广慈去了,不想惊动喜欢他的人…… (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