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民晚报:喀什,来了上海智力援疆的“轻骑队”

发布者:新闻中心发布时间:2021-12-31浏览次数:10

        来源:新民晚报

        标题:喀什,来了上海智力援疆的“轻骑队”

        记者:王蔚


        新疆喀什地区,古丝绸之路上的重镇,是我国最西端的边陲之城。如今,在那里活跃着一支来自上海智力援疆的“轻骑队”,他们共有90人,都是上海基础教育界的名师或骨干教师,分布在喀什市以及上海市对口支援建设的四个县。


        组团式教育援疆,是他们的工作和使命,也是上海落实对口支援新疆工作中“智力援疆”的重要举措。


就像看到自己孩子


        孙秀艳,来自上海市莘庄中学的一名高中英语教师。“我们是今年9月27日飞到这里的。我被分到喀什六中,教高二年级一个班的英语课。令我没想到的是,这里高中生的英语程度严重参差不齐。虽然用的是全国统编教材,但不少学生的英语还达不到上海初中的水平。我教的这个班,50名学生都是少数民族,英语水平相对比较薄弱。我要做的就是尽可能地调动他们的学习积极性,让他们首先要爱学英语,然后再想办法去提高他们的听说读写能力。班上有位男生,理科成绩很出色,但英语实在太差,连他自己都说对学外语没兴趣。这样下去,高考肯定要吃亏的。我就鼓励他认真对待每一篇课文,该记的要记,该默的要默,循序渐进,日积月累,这位男生的英语成绩已经慢慢开始有起色了。”



图说:孙秀艳课余为学生补习英语 采访对象供图(下同)


        孙秀艳说,每节课前她都要花很长的时间做课件,常常一节课要做几十页的课件,因为担心学生听错、抄错、背错,所以要把课堂上所讲的每个例句、教的每个词组都在课件里一一呈现出来。


        “喀什六中是全地区招生,属于住宿学校。不少学生从县里考到高中,离家比较远,无法保证每周回去一次。课余时间,很多学生时不时会流露出想家的表情。”孙秀艳说。有一天,一名情绪低落的女生跑到她面前,想借手机跟妈妈视频聊聊天。孙秀艳就跟这位妈妈互加了微信,看到她们母女俩聊得开心,女孩的脸上渐渐地露出了笑容,站在旁边的孙秀艳也不禁被感动了。“我在喀什的学生们年纪和我女儿差不多大,看到他们,就像看到自己的孩子一样,我总会萌发出一定要把他们教好的念头。”孙秀艳如是说。


难忘一生的支教情


        年过半百的季坚,是上海第二工业大学附属龚路中学的语文教师,2019年去莎车县支教一年半,今年又报名去了喀什地区。81岁的老父亲舍不得地说:“已经去过一次了,就不要去了呀。”好在妻子给了他很大的支持,“我在家时,做家务活也是一把好手,我去支教,里里外外都要靠妻子了。但是,‘一次援疆路,一生援疆情’,可能我就是被这句话感染了,再次踏进了喀什地区的校园。”季坚说。



图说:季坚为学生做个性化辅导


        “上海援疆老师都会有一个很深的感受,常常会被当地师生浓浓的热情所感动。上次在莎车县,有一次我在高三(5)班刚上完一节示范课,年级里其他班的老师跑来跟我说,一定要请我再去他们几个班级里上一堂课,同学们都很想听上海老师的课。”既然学生们爱听,季坚说自己干脆把每周一、三、五下午最后一节语文课变成各班学生的答疑时间。消息传开后,整个学校高三年级的25个班级都会有学生前来要求辅导。


        这次去喀什六中支教,季坚老师带教高二(15)班的语文,一周8节课,再加三个早自习和两个晚自习。“早自习是9:20开始,因为时差关系,我从宿舍走到教室时天还没亮,再加上现在天气寒冷,短短的几分钟路程,也是备尝寒风刺骨的滋味。”季坚说,喀什这届高中二年级少数民族学生的国家通用语言水平与内地高中同年级相比不是特别理想。“就拿语文基础的主谓宾定状补之类的语法知识来说,高二学生起初听得一头雾水。我就灵机一动,教语文的句式时结合英语语法教学,启发他们掌握主动句、被动句式。学好语文必须阅读、写作同步提升,但他们平时的阅读量十分少,几乎都没有养成课外阅读的习惯,最多是看些作文大全之类的教辅书。在上课时,我就必须把每篇课文讲得特别细,并尽可能多讲一些课外的文学常识,开阔他们的眼界。最难的要数议论文教学了。如何立论、怎么筛选论据材料、怎么围绕论点展开分析,我只能‘化整为零’,一篇作文这周教他们论点,下周教论据,再下周教论证。”


种好自己的“实验田”


        上海师范大学附属喀什中学(喀什六中),被大家简称为“上师附喀”,附中的东城校区目前正在加紧建设中。由上海援疆投入的“上师附喀”(1+4)示范校的图书馆与实验室,本学期完成了安装、调试、培训、验收等建设工作,已开始投入使用。上海援疆还积极协调组织巴楚、泽普、叶城和莎车的学校师生来参观学习,很好地扩大了“上师附喀”在当地的影响力。


        “种好援疆教师自己的实验田。”这是常常挂在上海组团式教育援疆的每位老师嘴边的一句话。用上海援疆教育教师总领队肖铭的话说,援疆教师先要踏踏实实地种好自己的“实验田”,再推广有效的经验方法,这样才能真正产生组团式教育援疆的辐射带动效应。



图说:潘正栋手把手教学生作画


        “今年,上海师范大学基础教育集团组织了强大的援疆教师团队,14名教师均来自教学一线,其中包括5位集团学校的骨干教师,他们是上海市实验学校的吕东、上师大附属中学的张盛澜、上师大第二附属中学的张彦娜、上师大第四附属中学的邬彦祺,以及来自上海师范大学的佟亚洲。他们秉承了上师大‘厚德、博学、求是、笃行’的校训。”肖铭介绍,上海援疆教师不仅要在支教学校起到学科领头人的作用,还要将工作拓展到网络空间,将上海优质师资资源向更广的范围辐射。为此,援疆教师与当地四个县的教师都建立了学科指导中心微信群。吕东、季坚、潘正栋等全身心地帮助当地教师听课、磨课,不厌其烦地帮助优化设计教学课件,鼓励当地教师积极参与教学比赛和课程展示活动。目前,孙秀艳带教的两名教师,业务能力都有了长足的进步。尹东红自接班以来,在备课、课堂教学及课后辅导上下足了功夫,制作的课件特别精美。


        肖铭说,从学期初的测试,再到期中考试时的成绩变化,可以明显看出上海援疆教师带教班级的学习质量普遍提升了,有些基础较差的班级,在援疆教师接手后,不仅全班的平均成绩有了较大的提高,而且班容班貌也有了较大改善。美术教师潘正栋所在的学校,美术师资特别缺乏,艺考生只能靠自学去参加高考。潘正栋自告奋勇担任他们的高考专业指导,根据每名艺考生的基础、特长开展教学,手把手教学生如何构图、如何落笔,每天都是忙到凌晨过后。可喜的是,在前不久的学校艺术节上,这几名艺考生的作品惊艳了全校师生。很多老师都说,这是他们见过的历年来“画得最好的学生”。


        链接地址:喀什,来了上海智力援疆的“轻骑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