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式教育现代化:治理理论与实践探索”高端论坛在我校举办

发布者:新闻中心发布时间:2023-01-03浏览次数:13

2022年12月30日,“中国式教育现代化:治理理论与实践探索”高端论坛在我校成功举办。来自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华东师范大学、浙江大学等高校的知名专家学者在线参会,共同探讨中国式教育现代化与教育治理的时代课题。

校长袁雯教授代表主办方致欢迎辞,她首先感谢参会领导和专家对上海师范大学学科建设的长期支持和关心,期望各位教育界同仁继续支持教育学科的发展。袁雯校长指出,中国式教育现代化最核心的任务是加快构建高质量的教育体系,而构建高质量教育体系的要义是“协同创新”和“融通、融合、融汇”,即强调高等教育、职业教育、继续教育的协同创新,强调职普融通、产教融合、科教融汇。教育同仁在处理未来教育的前瞻性思考和推进教育系统性改革过程中,要尤其注重坚持问题导向和系统思维。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教师教育中心主任张民选教授在致辞中指出,现代化是人类发展进步的必然趋势,实现现代化是全人类共同的发展诉求;现代化不是西方化,西方实现现代化的道路并不是唯一的道路,中国式的现代化应与中国实践相结合,探索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崭新道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教师教育中心将围绕中国式教育现代化做好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式教育现代化的经验总结,坚持国际文化交流,加速教育现代化进程。 

清华大学教育研究院院长石中英教授作了题为“高校院系治理体系改革的一项专家访谈研究”的报告。研究发现,当前高校内外不同利益相关者都深刻认识到大学治理关键在于院系治理,各高校出台诸多创新举措,积极推进院系治理体系改革,在构建依法办学、民主管理、教授治学、社会参与现代治理体系上取得积极进展,但具体改革实效还远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存在“校院权责不明晰,期待理解有偏差”“治理重心下沉不够,院系自主性难以发挥”“院系融合创新不够,学科壁垒待突破”等突出问题。为此,需要准确把握院系治理体系与大学治理体系和国家治理体系之间的联动作用,做好院系治理体系改革的顶层设计,真正树立“院办大学”的观念。

北京大学教育学院陈洪捷教授发表了题为“现代化、高等教育现代化与中国式高等教育现代化”的演讲,指出现代化的关键是工业化,工业技术文化是工业社会的主流文化,具有很强的辐射性,是工业化进程保驾护航的力量,也是工业社会的文化基础和文化氛围。我国的高等教育系统应改变单一的知识和文化观念,不同类型的高等学校应遵循不同的文化,形成二元的文化结构:学术型高校应坚持以学术文化为主,应用型高校应以工业技术文化为主,建立其独特的学术标准,最终实现二者的统筹协调发展。

广西师范大学副校长孙杰远教授作了“中国式教育现代化的基本问题”的报告。他指出中国式教育现代化的理论范式是中国百年教育历程的深度研究和全面总结,需要中国教育学知识体系的构建;中国式教育现代化的基本内涵表现为它具有世界现代教育的一般性,又具有基于中国国情的特殊性,是教育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相协调的现代化,是促成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教育现代化,是走向和平发展道路的教育现代化。中国式教育现代化面临的根本性现实问题是人民日益增长的对好教育、高质量教育的需要和教育不平衡不充分发展之间的矛盾,破解之道关键在于进行系统彻底的教育评价改革,重点是要建设中国式现代教师队伍。

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部长朱旭东教授发表了题为“中国教育现代化的学科支撑:教育学的自主知识体系”的演讲。他指出各国教育现代化的共同特征表现在教育现代性,教育的中国性则具体反映在教育的党性、教育的社会主义性、教育的人民性、教育的马克思主义性、教育的优秀传统性等五个方面。实现中国式教育现代化,要以中国教育学的自主知识体系来支撑。构建中国自主的教育学知识体系,既要体现继承性和民族性,又要体现原创性和时代性,还要体现系统性和专业性,而原创性和时代性必须以中国特色、解决中国教育问题为导向。

浙江大学教育学院刘海峰教授作了题为“文化传统与中国式考试现代化”的报告,他认为科举是典型的中国式考试制度,探讨中国式教育现代化首先需要了解中国的科举制度;高考具有鲜明的中国特色,其中我国独特的民族文化心理发挥着重要影响。中国考试制度面临统一考试与考察品行之间的两难选择,也是中国的千古难题。中国式考试现代化的道路要从考试理念、考试技术、考试制度等方面加以系统建构,其中在考试理念上,可以借鉴世界上先进的考试理论加以更新;在考试技术上,可以完全与世界接轨,甚至可以从“跟跑”“并跑”跃升到“领跑”;在考试制度上,应该保有中国特色,独立自主,守正创新,走中国式的考试现代化道路。

华东师范大学教育学部李政涛教授发表了题为“走向中国式高质量教育体系”的演讲。他指出,中国式高质量教育体系的核心在于中国式和体系化,并需要从理念体系、课程体系、教学体系、教研体系和评价体系等五方面加以建构,汇聚成建设中国式高质量教育体系的最终方案。其中,理念体系的建构要重视理念对行为的支配作用,尤其要重视价值观的养成;课程体系的建构要更加强调国家课程的执行力,更加强调中国文化的基因、命脉和根基,展现中国思想,给出中国方案,实现中国创造;教学体系的建构必须厘清课程与教学的关系,重塑现代教学观;教研体系的建构要强调教育大计、质量为本,质量大计、教研为本;评价体系的建构要重视通过评价改革来撬动和引领教育教学改革,从关注育分到关注育人,在育分中育人,以育人的方式来育分。 

湖南师范大学教育学院院长刘铁芳教授作了“从亚里士多德四因说看当前青少年成长的问题与出路”的报告,他指出“质料因”重视静态的素质发展,目前的教育改革停留于“质料因”,缺乏对“形式因”的关注,忽视了给予素质发展以方向、动力、目标的动态的精气神。他认为当代青少年成长中存在创新能力不足、创新动力不足、人文底蕴不深的基本问题,核心问题是缺乏支撑其意义感和存在感的价值观。他指出中国的教育改革要上升到文化价值层面,要引导青少年做一个有根有魂的中国人,着力加强青少年创新素质和民族精神的培育。

南京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院长王建华教授发表了题为“从旧协议到新契约:高等教育再现代化的应然取向”的演讲,他指出随着农业社会向工业社会向知识社会的转型,高等教育也应实现再现代化。新自由主义提出教育为人类创造机会,人力资本理论将高学历与高薪等同。但近年来这种旧协议正逐步面临失效,人力资本过剩,新自由主义正成为教育的陷阱。与此同时,工作世界迎来巨变,由于资本化和信息技术的兴起,互联网和人工智能正在从根本上改变人类世界的游戏规则,许多原本只有接受过高等教育才能从事的工作正慢慢被算法取代,未来社会以及高等教育的发展充满不确定性。为此,高等教育必须作出改变,而不是重复旧的发展模式。我们要打造一个新的社会契约,以全球和人类的共同命运作为切入点,消除分歧和对立,达成新的共识,创造新的机遇,创造崭新的现代化社会。

上海师范大学教育学院魏峰教授发表了“逆整体性治理:基础教育治理的现实困境与破解之道”的演讲,他指出基础教育治理存在碎片化现象,有待于整体化治理,但由于治理体制不顺和教育行政部门在政府体系处于弱势地位等原因,使基础教育出现“逆整体性治理”困境,具体表现在基础教育系统工具化、教育专业性受侵蚀、教师工作负担沉重等现实表征。破解之道在于教育行政部门要优化教育治理体系、提升治理能力;学校要拥有办学自主权,将教育作为一种高度专业化的事业,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协同治理,有效推动教育治理体系的优化与治理能力的提升。


本次论坛由上海师范大学教育学院和上海高水平地方高校“现代教育治理”创新团队联合主办,上海师范大学教育学院院长夏惠贤教授、魏峰教授分别主持上半场和下半场的论坛。上海师范大学教育学院副院长、上海高水平地方高校“现代教育治理”创新团队负责人黄海涛教授致闭幕词。大家一致认为整个论坛主题鲜明、内容丰富,观点新颖,探讨深入;每一个报告都立意高远、大气磅礴、掷地有声、精彩纷呈。专家们的独到见解为我们理解中国式教育现代化这一时代命题提供了多元的理论视角和学术滋养。通过大家的共同努力,一起助力教育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建设,推动教育高质量发展,总结中国式教育现代化经验,铺陈中国道路,推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


(供稿、图片:教育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