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教育:让教育回归本心,“中国式教育现代化:治理理论与实践探索”高端论坛在上海师大圆满举办

发布者:新闻中心发布时间:2022-12-31浏览次数:10

来源:第一教育 2022年12月31日

标题:让教育回归本心,“中国式教育现代化:治理理论与实践探索”高端论坛在上海师大圆满举办

记者:李婷 徐倩


12月30日,“中国式教育现代化:治理理论与实践探索”高端论坛在上海师范大学成功举办。来自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北京师范大学等高校的知名专家学者60余人通过线上方式举办,共同探讨中国式教育现代化及教育治理的时代课题。据悉,本次论坛由上海师范大学教育学院和上海高水平地方高校“现代教育治理”创新团队联合主办。



“教育人在处理未来教育的前瞻性思考和推进教育系统性改革过程中,要尤其注重坚持问题导向和系统思维。”上海师范大学校长袁雯教授在致辞中表示,教育学科是上海师范大学进入高水平建设的最重要的学科之一,期望得到各位教育界同仁的继续支持。中国式教育现代化最核心的任务是加快构建高质量的教育体系,而构建高质量教育体系的要义是“协同创新”和“融通融合融会”,即强调高等教育、职业教育、继续教育的协同创新,强调职普融通、产教融合、科教融汇。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教师教育中心主任张民选教授指出,现代化是人类发展进步的必然趋势,实现现代化是全人类共同的发展诉求;现代化不是西方化,西方实现现代化的道路并不是唯一的道路,中国式的现代化应与中国实践相结合,探索一条特色化的崭新的道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教师教育中心将围绕中国式教育现代化做好三件工作:一是总结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式教育现代化的经验,向其他发展中国家分享我国的成功经验;二是坚持改革开放,坚持国际间的文化交流,加速教育现代化进程;三是扩大教育现代化的范围,坚持高等教育、基础教育、职业教育三教统筹的发展模式,推动形成学习型社会。 


清华大学教育研究院院长石中英教授发现,当前高校内外不同利益相关者都深刻认识到大学治理关键在院系治理,各高校出台各类创新举措,积极推进院系治理体系改革,在构建依法办学、民主管理、教授治学、社会参与现代治理体系上取得积极进展,但具体改革实效还远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存在“校院权责不明晰,期待理解有偏差”“治理重心下沉不够,院系自主性难以发挥”“院系融合创新不够,学科壁垒待突破”等突出问题。为此,需要准确把握院系治理体系与大学治理体系和国家治理体系之间的联动作用,做好院系治理体系改革的顶层设计,真正树立“院办大学”的观念。


北京大学教育学院陈洪捷教授指出,现代化的关键是工业化,工业技术文化是工业社会的主流文化,具有很强的辐射性,是工业化进程保驾护航的力量,也是工业社会的文化基础和文化氛围。我国的高等教育系统应改变单一的知识和文化观念,不同类型的高等学校,应遵循不同的文化,形成二元的文化结构:学术型高校应坚持以学术文化为主,应用型高校应以工业技术文化为主,建立其独特的学术标准,最终实现二者的统筹发展。


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部长朱旭东教授指出,各国教育现代化的共同特征表现在教育现代性,教育的中国性则具体反映在教育的党性、教育的社会主义性、教育的人民性、教育的马克思主义性、教育的优秀传统性等五个方面。实现中国式教育现代化,要以中国教育学的自主知识体系来支撑。构建中国自主的教育学知识体系,既要体现继承性和民族性,又要体现原创性和时代性,还要体现系统性和专业性,而原创性和时代性必须以中国特色、解决中国教育问题为导向。


浙江大学教育学院刘海峰教授认为,探讨中国式教育现代化首先需要了解中国的科举制度;高考具有鲜明的中国特色,其中我国独特的民族文化心理发挥着重要影响。中国考试制度面临统一考试与考察品行之间的两难选择,也是中国的千古难题。中国式考试现代化的道路要从考试理念、考试技术、考试制度等方面加以系统建构,其中在考试理念上,可以借鉴世界上先进的考试理论加以更新;在考试技术上,可以完全与世界接轨,甚至从“跟跑”“并跑”,进而走到“领跑”;在考试制度上,应该保有中国特色,独立自主,守正创新,走中国式的考试现代化道路。


华东师范大学教育学部李政涛教授指出,中国式高质量教育体系的核心在于中国式和体系化,并需要从理念体系、课程体系、教学体系、教研体系和评价体系等五方面加以建构,汇聚成建设中国式高质量教育体系的最终方案。


南京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院长王建华教授指出,工作世界迎来巨变,由于资本化和信息技术的兴起,互联网和人工智能正在从根本上改变人类世界的游戏规则,许多原本只有接受过高等教育才能从事的工作正慢慢被算法取代,未来社会以及高等教育的发展充满不确定性。为此,高等教育必须做出改变,而不是重复旧的发展模式。我们要打造一个新的社会契约,以全球和人类的共同命运作为切入点,消除分歧和对立,达成新的共识,创造新的机遇,创造崭新的现代化社会。


上海师范大学教育学院魏峰教授则指出,基础教育治理存在碎片化现象,有待于整体化治理,但由于治理体制不顺和教育行政部门在政府体系处于弱势地位等原因,使基础教育出现“逆整体性治理”困境,具体表现在基础教育系统工具化、教育专业性受侵蚀、教师工作负担承重等现实表征。“破解之道在于教育行政部门要优化教育治理体系、提升治理能力;学校要拥有办学自主权,将教育作为一种高度专业化的事业,实现‘让教育的归教育’。”


链接地址:https://h5.newaircloud.com/detailArticle/20861907_30593_dyjy.html?app=1&source=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