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科学报 | 陆建非:唤醒非遗,与城市共生共情

发布者:新闻中心发布时间:2019-12-23浏览次数:10




唤醒千年之美,激发活力,赋予动能,为文化遗产实施美学重构,使其悄然渗透到城市成长的肌理中去,与城市共生共情。



原文 :《唤醒非遗,与城市共生共情》

作者 | 上海师范大学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研究中心主任  陆建非

图片 | 网络


有全球城市(Global City)之称的几大都市无一例外都将历史传统和文化遗产融入城市发展规划和精神塑造中去,使大量属于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知识、观念、实物、技艺、仪式、节庆等得以留存和保护,由此彰显城市的独特性。


纽约于1968年成立“褐砂石复兴联盟”(Brownstone Revival Coalition),最初是为了对抗褐砂石街区被价值低估而面临拆除重建的威胁。1980年代以来,随着褐砂石街区的遗产价值被重新认识,许多街区被列为国家级历史街区,大批游客慕名而来,Brownstone除了指“褐色砂石、赤褐色砂石建筑”,它也意为“上流社会的,富有阶级的”,足见这种建筑材料和住宅形式的社会意涵和遗产价值。


巴黎老城的建设持续数千年,最终奠定了由奥斯曼时期建筑构成的小巴黎城市格局,而新城的建设延续了老城的基本范式,花尽心思唤醒并沿袭历史遗产的风骨。法国大大小小的协会有88万余个,其中6000多个与文化遗产保护和传承有关,规模最大的是“国家建筑和遗址保护协会联合会”,对城市文化遗产保护体系起到了重要的拾遗补缺作用。



20世纪六七十年代是英国城市规划理论和城市复兴方式的变革时期,考文特花园市场曾是伦敦市中心著名的鲜花果蔬市场,这一城市遗产的保护与旧城区更新融为一体,考文特花园市场是这一时期激活城市遗产的经典案例,使伦敦人对历史名城价值重生的认识达到了新的高度:文化遗产是城市的灵魂。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日本出台了现行的《文化遗产保护法》。20世纪60年代经济高速发展期中,因开发导致的历史环境的破坏在日本各地引发社会问题,京都站前的京都塔建设计划以及双丘开发计划引发巨大震动,推动了1966年《古都保存法》的制定,规定了京都、奈良、镰仓等古都应传承于国民。同时东京都则确立了历史景观保护体系的三大支柱:《东京都景观条例》(法律基础);“东京都历史街区建设基金”(财源);《东京都历史景观保全指针》(具体细则)。日本甚至极力推崇传统服饰,穿和服者受到格外礼遇,用餐、乘出租车可以打折。


由于文化与自然遗产的不可再生性以及存在环境的日渐消失,一些卓有远见的学者指出,文化与自然遗产的保护应该与人口问题、生态环境问题一样,处于同等重要的地位,应成为中国的第三国策。



上海是一个文化遗产富集的国际一线城市,自1843年开埠以来,从一个近海渔村迅速发展成当时远东最繁荣的港口和经济、金融中心,被称为“十里洋场”。同时,沪上也累积了大量彰显本地特点和特色的非遗,现有国家级非遗项目55项(单项63项)、市级项目270项、区级项目400余项;国家级传承人94名,市级传承人647名,区级传承人700余名。


上海非遗得益于得天独厚的历史、地理和人文环境,融合古今、交汇东西,呈现鲜明的近现代工商业文明特征,在以农耕文明为主体的我国非遗体系中独占鳌头。有农耕社会的民俗风情,如罗店划龙船习俗、崇明灶画、徐行草编;有工业文明的都市表征,如码头号子、石库门里弄建筑营造技艺;有原汁原味的本土技艺,如浦东说书、奉贤滚灯、乌泥泾手工棉纺织技艺;有声名远播的中医诊疗法,如朱氏推拿疗法、顾氏外科疗法、古本易筋经十二势导引法。真是这些非遗折射出上海城市纯正的文化底色。



非物质文化遗产是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民族个性、审美习惯的活态显现;是先人通过日常生活的运用留存至今的文化财富,代表着人类的创造性才能,传递民族的价值观;是文化传统的表征和文明进程的地标,并与重要的历史事件、节庆习俗、社会观念、宗教信仰、生产方式、生活场域等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口口相传,手把手教,极少流传,大量流变,更多流失。在经济文化大变革时期,深陷数据爆炸漩涡的每个个体都会时不时地从内心发问:我是谁?我从哪儿来?我到哪儿去?这是对自己文化身世的拷问,尤其是对母体文化的一种苦苦追寻和深深探究。通过追寻和探究,我们能够绘出先人的文化基因谱,找到与文明史对话的结合点与切入点,这是我们穿越时空,保持独立与完整,走向未来的精神纽带。


与具有40多亿年历史的地球相比,人类的历史是短暂的,而与具有300多万年的人类历史相比,城市的历史更为短暂。亚里士多德曾说:“人们来到城市是为了生活,人们居住在城市是为了生活得更好”。在过去40年间,中国的城镇化率以年均1个百分点的速度增加,每年上百万人口涌入城市,在城市基础建设逐步完善的同时,提升城市文化建设绝对不可忽略。



在消费升级的浪潮中,人们对生活品质的追求渐趋美学化,这种趋势同时也伴随着人们对城市的底色文化、源头文化、活化文化的眷恋和追寻。这是一种生活方式,更是传统文化与城市空间相融共生的重要方向。


城市不仅是经济发展的主体,也是多元文化空间的构建载体。海派文化脱胎于江南文化,同时也是上海非遗的根基。上海非遗保护工作不仅要推出传承人,同时要再现五彩缤纷的非遗技巧技艺技术,更要唤醒和激活沪上民众生活生产方式中的非遗因子。非遗对于城市建构蕴含多层意义,这些意义不只是为了发展经济,更是为了推崇一种有民族特色和区域魅力的生活美学,使市民诗意般地地栖息在大街小巷,成为非遗的快乐消费者和积极传播者,文化认同和文化自信也就自然而然地根植于心,践之于行。



最近,新加坡和马来西亚为了竞争谁最有资格来申报“大排档”成为世界非遗而闹得不可开交,结果将在2020年底揭晓。如果申请获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认可,“大排档”将与日本料理和比利时啤酒等饮食文化一起列入非遗名录。新加坡申遗委员会官员说,这一决定不是显示新加坡“大排档”比其他国家的更好、更独特或者新加坡是这种文化现象的发源地,“申遗是为显示这个国家的全体民众是否珍视它,是否愿意保护它。”


现代城市人的共识逐渐形成:唤醒千年之美,激发活力,赋予动能,为文化遗产实施美学重构,使其悄然渗透到城市成长的肌理中去,与城市共生共情。


链接地址;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A3ODMxNDczOQ==&mid=2651213564&idx=2&sn=9eeecae655c8ce9269a619941a09ed91&chksm=84b64360b3c1ca76ab19aad2dd690c83267978061367967598a946d9cbc866ef08f1e6f29700&mpshare=1&scene=1&srcid=&sharer_sharetime=1577016803636&sharer_shareid=96853aa15bc5ccb5d644f9e7edef49b4&key=a34599dce58cf1deeee5ae7fd7e99ec4fca35d98a233d5fe31893c6d86f8cc0ff0fda807795220b23e112bd0eb2e2610ca60886adf75e1779ba370a5836c62a612073708526ce690fd61bdaa386eca8d&ascene=1&uin=MTA0NzE4NzYyNw%3D%3D&devicetype=Windows+10&version=62060833&lang=zh_CN&exportkey=A7WcaeKEGY%2FQ0KjbhggNOdQ%3D&pass_ticket=DHvCP1cgBaayH1BicfeqB8xOGQDq9Z%2FmbAkG45bjBhwZYRy9Cvs%2Bkm0eLpiQD1N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