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新闻 | 康昊:黑船与传染病:德川幕府末期的霍乱大爆发

发布者:新闻中心发布时间:2020-02-11浏览次数:10

众所周知,当今的日本是医疗发达国家,已有本庶佑、大隅良典等五名学者荣获诺贝尔生理学和医学奖。但在日本的历史上,医疗技术和防疫水平曾长期落后。奈良时代天平七年(735)由朝鲜半岛传入的天花疫情曾使得执政的藤原房前四兄弟全部感染死去,朝政几乎瘫痪,《续日本纪》记载 “公卿以下天下百姓,相继没死,不可胜计。”在宗教盛行的前近代,作祟的鬼神邪气被试作造成疾病的主要原因,僧侣和神官的祈祷是比看病吃药更普及的治疗手段。当时人们认为流行传染病天变地异的一种,当疫病流行之时往往需要更改年号,中近世之内(约12-19世纪)141个年号之中共有25个与疫病有关。

江户时代以后,日本的医疗水平有所提升,全国各藩有14%设立了医学校,各藩藩校中有22%设置了医学科。但此时的日本却开始逐渐面临全球化所带来的新型传染病的挑战。因而,大航海时代以后的江户时代,传染病的流行也体现出了全球化的特点。

《虎狼痢治准》

全球化带来的霍乱疫情

江户时代传染病众多,流感、麻疹等都多次爆发。1729年横扫俄国、德国、瑞士多国的流感传入日本,于1733年六至七月在日本全国流行开来。江户仅一个月死者就高达八万人之巨,尸体无法收敛和火葬,满街尸臭。贫穷死者更是收敛无门,幕府仅仅是将尸体集中堆放在船上在冲走了事。进入十九世纪以后,起源于印度的霍乱多次席卷日本,给幕末的列岛社会带来了深重的危机。

霍乱是殖民时代的产物。这种起源于印度恒河流域的传染病伴随着西方殖民者的活动向全世界扩散,1817-1826年世界范围内霍乱大流行,最终于1822年经朝鲜半岛或爪哇、对马岛登陆日本。感染者呕吐、腹泻发病,出现极度脱水症状,仅两三日就猝死,死者一日能达到二三百人,因而被称作三日korori(霍乱)。之后霍乱经长门、广岛、冈山、兵库传到大都市大坂(今大阪市),终于在大坂爆发。十月以后霍乱疫情平息。这是霍乱第一次直击日本。

长崎港

1852年以后,包括中国沿海、东南亚地区在内的世界各地再度爆发大规模霍乱疫情。当时日本正处在走向开国的转折时刻。1853年佩里来航,使用坚船利炮逼迫日本开国。安政二年(1855),江户爆发大地震(大约7级)。而在幕府内部,因为将军德川家定的病弱,雄藩大名们因将军继嗣问题争执不休。就在这样内忧外患的政治动荡的环境之中,井伊直弼(1815—1860)出山执政。井伊执政以后大兴“安政大狱”镇压反对派,直到在“樱田门外之变”当中被暗杀。同年(1858)六月十九日,美日双方签订《日美修好通商条约》,舆论一片哗然。此后,日本接连与英、俄、法等缔结通商条约。七月,将军德川家定死去。

就在美日缔约一个月前,一艘名叫密西西比号的美国船只从上海出发抵达九州岛的贸易港长崎,因为美国船员感染了霍乱,这艘船登陆近十天就有二三十人被感染。很快霍乱疫情扩散到长崎市内,而后经本州岛西部、关西地区、东海道,于七月进入江户沿海区域,而后侵入江户市内,八月疫情达到顶峰,到九月方平息下来。当时的大坂、江户都是人口数十万到上百万的大都市,人口密集,防疫极为不易。根据《安政箇劳痢(霍乱)流行记概略》的记述,因为死者过多,棺材不足,江户人以酒桶为棺木,火葬场外棺桶堆积成山。该史料还记载说,火葬场的烧火炉已经不能装下,七月底虽有缓解,到八月初又突然猛增,数日之内,来不及焚烧的尸体就有六百余。

七月疫情进入江户之时,因为江户人对这种新来的传染病缺乏认识,霍乱疫情被叫做“热病”“变病”“冒署”“korori”等等,传闻与狐、狼、狸作乱有关(三者读音连起来是korori)。感染者前所未闻的死状引起了人们的恐慌,关于管狐(日本传说中的妖怪)作祟、侵入人体的谣言传播开来,各处还出现了捕获怪兽异兽的流言。甚至有传言说,作乱的异兽是从海外乘船经伊豆下田入境。显而易见,谣言的背后是人们对“黑船叩关”所带来的开国局面的恐慌。

西方防疫知识的传入

霍乱疫情期间,幕府、各藩及各级行政机构采取了有限的防疫措施。根据村田路人《安政五年的霍乱流行与医疗行政》一文介绍,八月中旬霍乱席卷大坂时,大坂市民的自治机构开始派发药品,幕府设在大坂的幕府领地管理机构铃木町代官役所则向所辖各村传授霍乱预防、治疗的方法及法国传授的药方等。而后代官役所向各村调查罹患霍乱者的名字、发病时间、治疗结果、未使用药方者的生死状况等情况。九月以后,又向各村发布经验证以后的最佳治疗方法。

代官役所传达的预防法包括不暴饮暴食,不吃不易消化的东西,发病之后卧床睡觉,谨慎饮食,保持体温,并服用芳香散等。吐泻加剧以后则将龙脑或樟脑放入烧酒用棉布浸泡,在腹部和四肢中轻轻揉搓,然后每小时将芥末泥涂到小腹和四肢上。但是,代官役所的霍乱防治措施仅限于传达预防和治疗方法,并无免费发放药品、建立医疗设施等举动。并且,代官役所的防疫措施对象是幕府辖地,可见霍乱疫情之下仍采取的是各领主各自负责的方略。而幕府设立的管理整个大坂及周边的大范围地区统治结构——大坂町奉行所则并未出动。

霍乱因全球化而起,防治也只能从全球化本身得到解决。1858年霍乱最初在长崎爆发时,一名叫蓬佩(J. L. C. Pompe van Meerdervoort)的荷兰海军军医正受幕府之邀在长崎教授医学。霍乱疫情爆发后,蓬佩随机向长崎奉行所建议采取卫生防疫措施。长崎奉行所接受了蓬佩的建议,在市内发布注意事项。虽然此时的欧洲医学仍尚属幼稚,对霍乱成因及霍乱菌尚无认识,但蓬佩所传授的不吃生鱼、生蔬菜等预防法还是收到了一定效果。根据蓬佩统计,长崎共1583人感染,767人死亡,死亡率48%,但对于一个六万人左右的城市而言已经实属不易。当时的江户死者可能达到三至四万人。蓬佩将荷兰的防疫法传授给幕府医官松本良顺,而后广为传播,此外,他还在文久元年(1861)建立了日本第一座西医医院(长崎养生所),给开国伊始的日本树立了良好的西医形象。

大阪市内的适塾

江户时代的日本已经能通过长崎这一对外贸易的窗口接受西方医学知识,并形成了独立于中医之外的“兰医”(兰即荷兰)传统。当时在大坂的兰学塾适塾(大阪大学的前身)有位叫做绪方洪庵(1818—1863)的兰医,他在给弟子的信中说到,八月中旬起大坂霍乱肆虐,他在看过松本良顺送来的蓬佩疗法之后,感觉仍颇有欠缺,于是当机立断,紧急翻译了三部西医著作当中关于霍乱的部分,再加上蓬佩的疗法,于八月下旬出版《虎狼痢(霍乱)治准》。这本小册子中提到的药物是西药奎宁,但根据多次临床治疗经验之后绪方洪庵发现对于日本人体质而言,原书中的奎宁剂量过大,于是做出了调整。而后,对上吐下泻的患者使用鸦片和吗啡,对肌肉痉挛者使用温水擦拭等等。绪方洪庵所记录的已经是当时最新的霍乱治疗法。绪方洪庵将这本小册子印刷了一百册,而后免费发放。

绪方洪庵在2009年大火的日剧《仁医》当中也有出场,这部电视剧当中还出现了文久二年(1862)霍乱的情节。绪方洪庵作为西洋医学所头取在剧中和南方仁医生并肩作战。另外松本良顺也在剧中出场。绪方洪庵和蓬佩所代表的已经是当时西方医学的前沿。二人在安政五年霍乱疫情中的努力,正是日本由传统医学到西医的转折时刻的写照。

《仁医》剧照


参考文献:

村田路人:《安政五年のコレラ流行と医療行政》,《適塾》第43期,2010年。

峰岸纯夫:《中世災害・戦乱の社会史》,东京:吉川弘文馆,2011年。

高桥敏:《幕末民衆の恐怖と妄想:駿河国大宮町のコレラ騒動》,《国立歴史民俗博物館研究報告》第108期,2003年。

酒井シズ:《病が語る日本史》,东京:讲谈社,2008年。

梅溪升:《緒方洪庵と適塾》,大阪:大阪大学出版会,1996年。


链接地址:https://m.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5738629?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