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民周刊:“起跑线”在哪里?

发布者:新闻中心发布时间:2018-01-17浏览次数:189

来源:新民周刊 2018年1月17日

标题:“起跑线”在哪里?

记者:姜浩峰


“老早,阿拉小囡出生56天就送到托儿所。我觉得,托儿所最主要的功能就是让小孩白天有地方托养。”一位已经退休的“50后”阿姨如是说。阿姨退休前,一度在纺织厂的托儿所工作。

  对于她的女儿来说,自己的母亲所说这一套,早已经是上个世纪的“老黄历”了。一方面,上海目前的幼儿园大多数从小班开始招生,并不存在出生56天就可以送托儿所的地方。另一方面,作为“85后”女生,十月怀胎时就少不了亲子互动、胎教之类。尤其是当娃出生后,各种早教机构的电话纷至沓来,外加确有一些专家主张早期介入开发婴幼儿智力,使得绝大多数新妈妈们认为——不管是否将娃送到托儿机构,早教总归是必不可少的。

  阿姨为自己的女儿和外孙女担忧。白天,3岁的小外孙女由老夫妻俩带着,到了晚上6点多,有时候还得送到一个早教班去学英语。“伊上海闲话都不大会讲,却在学英文。白天待在家里,晚上去机构学习,日夜颠倒,我也有点弄不懂了。”阿姨常常如此对人说。

  孩子的人生起跑线该如何规划安排?许多人抱着“向左向右看齐,最好领先一步”的态度,唯恐自家娃落后了。

  华东师范大学学前教育系主任、中国学前教育研究会教师发展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张明红副教授则认为,许多家长把“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当作一种理念,却在没搞懂输赢标准在哪里的前提下,不断给孩子加砝码。有些家长盘算着孩子一出生就要让他学什么,但却没想过孩子还没有出生时,自己就应该学什么、做什么。在张明红看来,最先补课的还得是家长。

是否做好为人父母的准备

  “我们现在做什么都要岗前培训,包括保洁员要岗前培训,保育员要岗前培训。但是唯独爸爸妈妈没有岗前培训,没有上岗证书,都是摸着石头过河。等到孩子真正出了问题的时候,父母却不知道怎么做,不了解孩子的情况。”张明红如是说。

  一位3岁孩子的父亲告诉张明红,自家娃正在上一个英语培训班和一个舞蹈培训班。张明红问当爹的:“为啥会给孩子报这两个班。”

  父亲的回答是,因为孩子的妈妈认为孩子应该学一些什么。理由是——现在周围家长们好像都已经给小孩子报班了。

  报班很容易,掏钱就是了。只要经济上负担得起,别家报了,自家也得报。而有些东西,效仿起来就显得困难些,比如如何与孩子相处。

  《新民周刊》记者日前走访了宝山区宝山六村一些婴幼儿家长,发现其中有不少全职妈妈。她们对孩子可谓悉心呵护无微不至。一位全职妈妈告诉记者,自己把每天都安排得很充实,有一张事无巨细的作息时间表,身心几乎全扑在了孩子身上。目的当然是为了孩子不输在起跑线上。

  “比如说早教。最早的时候,孩子刚出生,我们带他去早教机构游泳,包括婴儿按摩。据说抚触对孩子神经发育有好处,我们当然希望找专业机构去做这些事。”一位“90后”妈妈如此说。然而,当记者问她如何专业地抚触孩子时,这位年轻的妈妈却完全说不上来,只推说抚触是由机构工作人员完成的。幼教专业人士认为,0-3岁的孩子去所谓的“早教机构”,实则接受的大多数应该是亲子互动的内容。而这位“90后”妈妈花了钱,却没有在亲子互动上有所提高,这钱花得有点儿冤。她几乎24小时陪伴着自己的孩子,直到最近怀上二胎,则每天花较长时间与两岁多的儿子交流——希望生个弟弟还是妹妹?未来怎么关心弟妹?

  沈奕斐女士本身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作为复旦大学社会发展与公共政策学院社会学系副教授、社会文化人类学研究中心副主任,沈奕斐认为,做父母的多陪伴孩子,当然有好处。特别是在生二娃前,给大娃一些心理准备,完全合适。但如果全天候陪伴在孩子身边,并不是上策。

  “要给孩子一定的个人空间,家长只需要在旁陪护,无需过多介入娃的游戏。人生确实有一些时间是用来无聊与发呆的。对于小小孩也不例外。”沈奕斐说,“我的建议,并不是要求所有的全职妈妈走出家庭走入社会。即便你仍是一位全职妈妈,我也希望你多留一些时间与空间给自己。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空间,可以做一些自己的事。”

  一些家长,特别是全职妈妈担心——孩子自主去做一些事会犯错误。比如吃饭的时候不是家长来喂,就会吃得到处都是,而食物就是不进嘴。

  沈奕斐认为,成长的过程,一定是个犯错误的过程。如果父母不给予孩子犯错误的机会,孩子也就失去了成长的机会。

  沈奕斐同时指出,每个家庭各不相同,家庭教育方式也因人而异。如果父母本身有工作,每天只有上班前与下班后的时间陪伴孩子,那么就不应该再去减少与孩子接触的机会与时间。“我先生的工作相当忙碌。诚然,我在孩子的教育方面有专业知识,我相信凭我自己的教育水平,未来能把孩子教育好。但我还是跟先生说,必须要抽时间陪伴孩子,否则,未来孩子长大了,比如说孩子打电话回家,是先生接电话的话,孩子就会说——爸爸好,请叫妈妈接电话。到时候,做爸爸的就会追悔莫及。”

  听了沈奕斐的话,她的先生开始关注起陪伴孩子的时间问题。

  张明红认为,学会花时间陪伴孩子,学会为人父母,是每个0-3岁婴幼儿家长的必修课。“我觉得,起跑线是夫妇二人在没有生孩子的时候,就应该给孩子做好的准备。这个准备有生理上的准备,也有心理上的准备,也有知识上的准备,还有情感上的准备。”张明红说,“夫妻的情感要浓郁,另外我们的年龄、身体、知识,这些储备都要做好。这些准备,在孕前就要完成了。”

托儿所于幼童并非必需

  即便在怀孕时就做好各种准备,当娃出生后,仍有一些令人挠头的选择问题。比如是否该让娃去上全日制、半日制的早教机构或者说是托儿所。

  曾经当过纺织厂托儿所阿姨的“50后”女士认为,如今大多数企业没有办托儿所的能力,再回到从前由企业办托儿所的模式,显然行不通。而“85后”妈妈则认为,从前的托儿所,只解决婴幼儿“寄存”的问题,却忽略了早教。“85后”妈妈亦认为——回到过去托儿所的模式,是行不通的。在这一点上,两代人算是有共识的。

  对于“85后”以及比她更年轻的“90后”父母来说,他们更关注于孩子的早教问题。然而,恰恰是在上海存在过的小小班,是很注重婴幼儿早期培育的,只不过在小小班里孩子们接受的呵护,未必是今日一些为人父母者所认为的早教。科学育儿,要求孩子在0-3岁掌握简单的语言表达能力,掌握必要的孩子能理解的礼仪,这些显然在一些人眼里不如外教教英语受欢迎。然而,两岁小孩学英语,又能学几个字母或单词呢?如果没有家庭语言环境,许多孩子根本就是学过就忘,这又何必呢!当然,如果家庭里能提供相应的语言环境,则又是件好事。

  《新民周刊》记者通过调查走访发现,一些全日制的托班,实质上解决的恰恰只不过是当年托儿所该解决的问题。如果家庭中爷爷奶奶外公外婆无法帮助看护小孩,而做父母的出于经济因素或者其他因素不愿意请保姆看护孩子,则每天上午将孩子送到托班去,

等下午接回,这样的情况大有人在。对于有需求的家庭,也确实是合适的。

  就上海来说,目前公办托儿所数量有限,但仍有一些公办幼儿园保留了托班。2013年初,教育部宣布在全国开展0-3岁婴幼儿早期教育试点,上海成为试点区域之一。上海市为适龄家长每年提供的免费早教指导达到6次,并为0-3岁婴幼儿建立信息跟踪服务,参加早教指导次数与入园相衔接。

  就公办的早教中心来说,各区除了托底的公办全日制、半日制托班以外,也有一些早教课程。比如有的区有针对30个月以上宝宝的涂鸦特色班,以及针对25个月以上宝宝的亲子绘本阅读特色班等。

  在接受《新民周刊》采访时,上海师范大学学前教育系主任李燕教授说:“一般18个月之前的孩子,是不主张进全日制或者半日制的托儿所、幼儿园的。必须得等到孩子有了意念反应,能够参与一定的集体活动,才可以先去半日制的托幼场所。”在李燕看来,满18个月的孩子去托儿所、幼儿园,严格来说,并非为了学到什么实际的东西,而是参与游戏,继而在游戏的过程中发展语言认知力,在集体环境下适应与他人交往的能力。换言之,是适应环境去的。

  “甚至可以说,3岁之前的小孩不是必须要进幼儿园的。”李燕说,“但现实情况是许多家庭确实有这方面的需求。譬如很多家庭由祖父母外祖父母带孩子,在教育理念上,两代人会产生矛盾。还有一些家庭以全职妈妈来带孩子,由此影响到母亲的情绪,包括影响到她生育后重新融入社会。”

  如果确实有入托需求,面对市场上良莠不齐的早教托班,家长又该如何选择呢?

  在确定托幼机构有举办资质的情况下,李燕指出,主要看三点——一是保育人员是否受过良好的训练,二是工作人员与幼儿的比是否比较正常,三是托幼场所是否有比较友好的环境。如果三者齐备,加之家庭有共识,孩子已会简单表达自己的生活需求,那才可以选择。

  在李燕看来,保育人员与幼儿比在1:12以下,亦即每个受过良好训练的保育员最多负责12个孩子,然后场所有比较丰富的环境可供孩子游戏,可提供较为丰富的刺激,这样的托幼机构,才是可以选择的。至于托幼机构给3岁以下孩子开设各种专门课程,在李燕看来,是没有必要的。“如果开设亲子课,教母亲一些应对孩子的办法,比单纯给3岁以下孩子开设各种课程要好。”李燕说。

  值得注意的是,目下上海仍有一些幼儿园保留了小小班的,这些小小班里保留了一些集体参与的课程。这样的集体参与的课程,在李燕看来是合适的——主要是让孩子参与集体生活,并在集体参与的环境下学习到一些本领。

早教课程遍地开花如何选择

  “某艺术教育中心自成立以来,一直致力于语言、美术、舞蹈、速算等培训内容,结合美国西点军校特有的国际素质教育理念,现已形成了国内目前独一无二的教育培训成才标准,被誉为上海培训界的摇篮。”这是记者在某区一大型社区门口接到的广告传单。

  语言、舞蹈、速算,专业门类可是够繁多的,外加所谓“西点军校”概念,确实能吸引到一部分家长。

  然而仔细端瞧,此机构设置在某号楼的903室,别说西点军校了,就是“东点军校”也与之八竿子打不着。

  眼下,除了各种大型品牌连锁早教机构之外,此类设置在小区里的早教机构不少。有一些曾经在大型连锁机构供职者,在有了一段工作经历后,便自创工作室,在许多小区里租房办班。原因无他——利润之高,非比寻常。而一些知名早教机构,更是变着法子圈钱。比如某少儿英语品牌,鼓励家长报名,以“老人老价钱,新人新价钱”为幌子,年年涨价。如此,催生了部分家长在孩子两三岁时就突击报班。原因在于早报名的话,总价相对较低。但许多孩子学了两三年,仍不知英语所云。实际上,0-3岁的孩子,如果开口说话较晚,这个年龄段连母语都还说不利落呢!

  这岂不是苦了家长、害了孩子、肥了机构、毁了未来吗?

  当然,对于孩子家长来说,让孩子参与一些机构的早教,确实有面子。比如娃比同龄人会说更多的英语,会更多拼音和数学,及至到了幼儿园大班、小学仍然领先一步。在小学一到三年级,上课非常轻松。

  对此,沈奕斐有着截然不同的看法。她的调查发现,在学前接受许多补课的孩子,确实在小学低年级时有更多领先的机会。然而,这些孩子到了高年级或者初中,往往会经历两次左右的成绩大幅滑坡。原因在于过早接受课程训练,过早掌握知识点,让初入小学的孩子不集中听讲也能考取高分,逐渐毁了孩子的学习习惯。一旦丢失了好的学习习惯,后劲一定不足。

  “当然,如果孩子确实智慧较同龄人为领先,智商情商较高,确实可以在孩子有兴趣的情况下,先学一些东西,多学一些东西。”沈奕斐认为,孩子是否参与机构所办早教,确实没有标准答案。各家生的娃情况各有不同,必须根据自家孩子自身特点、情况,来选择是否参与早教机构,以及选择何种早教课程。


链接地址:http://www.xinminweekly.com.cn/News/Content/9865?mb=1